1. 千梦传媒首页
  2. 投稿

“我比不上别人”丨关于“女性独特的低自尊”

“女孩子都是神明遗落在世间的宝藏。”

前几天,跟一位百度做产品经理的朋友聊天,她说:“最近我总是觉得心理压力好大,总是感觉能力不足,比不上同职级的那些男同事们:他们总是非常自信,敢去试错,可以自信地谈论自己的想法和思维路径。虽然我有一些过往优秀成绩,但我总觉得是因为运气因素,而且一旦做不好,领导就会安慰我:‘没关系,对女生来说是太难了。’但这种话并没让我觉得好受点……以前学习上也是,家里人对弟弟要求更高、寄予厚望,而我一旦考不好,他们就纷纷表示‘理解’,尤其是理科。‘没关系,女孩子本来就不擅长理科’可能我真的不行吧,后来理科真的越学越糟糕……”

 

和这位朋友一样,许多女性内心都有“我比不上别人”的念头。这道内在的声音时不时地阻碍她们向前,在女性面对新机会时叫她们退缩,让女性在面对他人的夸奖时下意识地说出“我不行”,让女性不敢发表自己真实的想法、害怕被嘲笑……

固然有外部因素阻碍了女性取得成就,如差别待遇、制度问题等等,但女性的内在障碍同样限制了女性。

要想取得良好发展,消除内在障碍同样重要。

今天的文章就来谈一谈“内在障碍”——女性低自尊。

“我比不上别人”丨关于“女性独特的低自尊”

什么是低自尊?

 

自尊是人们如何看待自己的核心信念,它是人们看待自己的方式、对自己的评价与想法,以及人们赋予自己的价值感。

低自尊意味着一个人对自己的品质和价值有负面的信念。

低自尊者会认为自己不够好、没有能力、配不上自己的身边人等等。

 

“我比不上别人”丨关于“女性独特的低自尊”

低自尊者会有哪些表现呢?

她们普遍认为自己很糟糕,却又不希望他人发现自己“恶劣的”本质,因此低自尊者会对别人的批评尤为敏感。

有些低自尊者会对提出批评的人发脾气,来掩盖“被戳穿”的恐慌;也有些低自尊者索性回避与他人社交,来避免他人发现自己的不足。(PS:社恐)

在和他人的交往中,低自尊者会不自觉地讨好他人,且常常会为自己没有的错误道歉,希望能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

此外,低自尊者对自己的评价存在偏见。比起优点,低自尊者会更放大自己的缺点,并反复强调。面对他人的夸奖,有些低自尊者会指出自己的缺点,开始自我批评。

比起男性,女性的自尊感更低。

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不论女性处于哪个年龄段,她们的自尊水平都要比同年龄段的男性要低。

“我比不上别人”丨关于“女性独特的低自尊”

女性的低自尊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①在亲密关系中的表现

 

(PS:以后将要讲的PUA话题也会涉及到这个板块)

女性独特的低自尊也体现在亲密关系中。

比起男性,女性更难离开一段不健康的关系。

在亲密关系中,低自尊的体现往往是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配不上伴侣、注定得不到幸福。

即使在关系中受到伤害,低自尊的女性会将受到的伤害归因于自己:“是我不够好,对方才伤害我,这都是我应得的。”

而且,许多女性担心自己离开这段关系后,没有办法找到更好的伴侣。她们也认为自己配不上更好的人,也就对受到的伤害更加忍气吞声。

 

当自己的需要与他人的需要产生冲突时,女性更倾向于牺牲自己的利益。她们觉得自己的利益或选择不那么重要,理当“成全”对方,而不去争取自己的权益,或是要求对方为自己作出妥协。

在上面提到的这些表现中,质疑伴侣对自己的爱、相处中过于小心翼翼、担心伴侣爱上他人,都可能来自内心“我这么糟糕,TA怎么会喜欢我”的想法。

这些想法可能让亲密关系陷入一种恶性循环。根据“依赖调节模型”,低自尊者会错误地判断“伴侣认为自己是不够好的”,认为对方一定会离开自己。

这种悲观,可能会带来消极的行为——不断试探伴侣的心意、不允许伴侣社交;甚至试图把伴侣赶走,以解决“TA有一天会离开我”的担忧。

这些行为很容易让伴侣感到压力、窒息,甚至真的感到厌烦。发现伴侣厌烦自己之后,低自尊者“我很糟糕”的想法,在TA们的脑海中便再一次得到印证——恶性循环至此完成。

除了上面的恶性循环,另一种可能是,低自尊者为了留住伴侣,将伴侣的需求放在第一位,不敢捍卫自己应有的权利。有时,TA们甚至会持续地留在伤害性的关系中无法离开,因为TA们觉得:“我不配拥有更好的关系”。

但其实,我们必须了解到:低自尊是一个人对自己绝对主观的认定。这种认定和TA是否“成功”、“优秀”没有必然的关系。这也就是为什么有时我们发现,一个极其优秀的人,仍然会在关系中感到卑微,觉得自己“不够好”、配不上自己的伴侣。

此外,在亲密关系中,女性有较严重的形体/外貌焦虑。比起男性,女性会更觉得需要保持良好的外观。而且女性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一旦自己胖了、丑了,被伴侣嫌弃是正常的。

许多女性在生产过后,会因丈夫的疏远感到自责,认为这是由于自己没有维持住体态的缘故,却没认识到生育对形体的改变是必然的。而女性将“用外表吸引住伴侣”视作责任,使得女性比起男性,在工作与日常生活之外,还多出一份“维持外貌”的压力。

②在职场中的表现

(1)皇冠综合症:“只顾做事,却不为自己争取”

 

在面对晋升机会时,女性往往会迟疑,她们不敢主动提出去承担新的任务与职场角色,她们过于担心自己不具备拥有新职务需要的技能。

女性只有在认为自己100%符合职务条件的时候才会提出申请,但男性只要觉得自己有60%的条件符合就会去争取。对于晋升,女性更加被动,好像在等待别人把她们提上位置。

 

这种现象可能和“皇冠综合症”的心态有关,意思是女性会期望“自己如果工作能力很好,他人就会自动注意到,并为她们戴上皇冠”。有这种心态的女性觉得:“只要我做得好,就一定会被人看到,一定会因此升职;相反,如果我没有被人赏识,一定是我能力不够,配不上。”

 

然而,有皇冠综合症的人忽略了主动争取的必要性,事实上,良好的工作表现如果没有得到他人认可,女性理所当然地可以为自己争取应得的利益。许多机会如果不经过争取,是不会主动落在一个人头上的。而且,女性应当对自己多点信任,能胜任之前的工作就意味着她们有一定的能力。女性应当少说“我还没准备好”,而是学着说“我想要,而且我可以边做边学。”

 

(2)冒充者综合症:“我不是真的好,我只是个骗子”

许多有能力的女性会陷入自我怀疑。她们都有这样的感觉:当她们被人称赞时,她们觉得自己实际上没那么好,只是称赞者被她们欺骗而已。许多女性即使在工作中成就非凡,她们依然摆脱不了这种感受。她们觉得自己只是一群优秀的人中间的“冒牌货”,并担心总有天真实的、糟糕的自己会被别人察觉。

在男女群体中都会出现这种现象,但“冒充者综合症”在女性群体里比男性更为普遍,并且相对于男性,女性会更经常也更强烈地感受到自我怀疑。

 

背后的差异也许源于人们的归因模式。面对成功,男性通常会向内归因,即将成功归因于他自己的技巧和能力;而如果让女性解释她为什么会成功,她更多会归因于外界因素,例如他人的帮助、难以置信的运气等等,总之不是因为她本身足以胜任。

相反,在解释失败时,男性更倾向于向外归因,比如“我考得不好是因为窗外太吵了”,而女性则更容易认为是自己能力的不足导致的失败。

于是,负面反馈对女性自尊感的影响比起男性更为严重,由此引发的自我怀疑会对女性的工作表现有长期的不良影响。

(3)取悦者倾向:“我不希望你不高兴”

 

比起男性,女性更顾忌他人的反应。

女性往往会掩盖自己真实的想法,即使她们内心反对一个提议,也不会表达出来。她们会希望为他人留下良好的影响,不希望自己让别人不快。这可能与女性观察周围事物的方式有关。女性对他人的意见有“广谱察觉”,除了他人表达出的意见外,女性也能察觉到对方潜在的情绪反应,来衡量自己受支持的程度。但对他人情绪的敏感,也意味着女性更容易遭受他人的负面情绪的攻击。

于是,女性会用讨好的方式,来避免感受到他人的负面情绪。而相对来说,男性察觉不到、或是不怎么在意他人的情绪。

 

(4)对工作/生活的平衡更焦虑:“我是个好的职员,也得是个好伴侣/母亲”

 

比起男性,女性更容易为自己“没有分时间给家庭”感到愧疚,而没有办法真心地赞美自己在事业中取得的成就。

许多女性试图“获得一切”,要求自己在工作上取得成就的同时,一定要兼顾好家庭,要为伴侣和孩子留下足够多的时间。

她们夹在“工作/生活”的冲突中,小心翼翼地维持平衡。一旦工作和家庭没有两头都兼顾好,女性就会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我工作得很好,但……”。

相反,男性可以更坦然地为了工作牺牲家庭,不强求在两个领域中都做到最好。

 “我比不上别人”丨关于“女性独特的低自尊”

是什么造成了女性的低自尊?

①社会环境影响

 

(1)女性内化了社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

 

刻板印象指的是“人们普遍接受的对一个群体的固定印象与偏见”,如:许多美国人认为亚洲人擅长数学,刻板印象往往过于简化而且不精确。

社会存在四类对女性和男性的刻板印象:

· 性格特质。例如:认为女性应该是温柔的、情绪化的,而男性是坚强而有侵略性的。

· 家庭行为。例如:认为女性应该相夫教子、负担家务,而男性则应该赚钱和做修理工作。

· 职业。例如:认为女性适合做照顾人的工作,例如教师护士等等。而男性适合做领导人的工作。

· 外表。例如:认为女性应该苗条、线条圆润。而男性则应该长得比女性高、有肌肉等等。

 

不光是他人会用刻板印象来要求女性,女性也会用刻板印象来要求自己。

社会通过各种途径强化了刻板印象,如新闻、影视、广告等等。广告中,总是妈妈和女孩在做饭、洗碗,而爸爸与男孩在桌子边等吃饭;化妆品宣传片中,只有用了化妆品变美,变心的男性伴侣才会回到女性的身边……

在反复强化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女性,会内化社会对性别的刻板印象,把来自外在的要求,变成内在的、自我约束的声音。许多女性会有意无意地自我检查:我的行为、外貌是不是符合“规矩”?而当她们遇到挫折时,也会反思: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符合规矩了?

 

比如,明明女生可以谈论自己的成就。但一想到“女生不能太强势,不然会被人讨厌”,许多女孩就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或是用自谦的方式面对赞扬(“哪里,就是运气好而已”)。久而久之,女孩不敢大方承认自己的能力。

(2)缺乏榜样

 

取得成就、位于高位的女性的比例依然不大。在全世界范围内,财富500强的首席执行官里仅有4%是女性。在中国主要的上市公司里,企业董事会中的女性占8.5%,而担任董事会主席的女性不到4%。

同时,人们经常能见到媒体对高位男性的正面报道,而很少有对位于领导层的女性的宣传,即使有,也更多聚焦于领导层女性对无法兼顾家庭的愧疚上。

 

领导层中缺乏女性,带来的是一种负面循环。越是缺乏女性,女性进入领导层的几率就更低。因为人们倾向于和自己的同类工作,男性更愿意与男性工作,而女性在一个缺乏女性的环境中会更容易感到敌意。

许多女性面对“男性占据多数”的领导层会望而却步,她们担心自己没有办法处理好与同事的关系。

而且,女性也更难得到来自男性高位者的帮助与提拔,一方面是人们喜欢接触与自己相同的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害怕他人“说闲话”,担心别人认为提拔中有不正当关系的成分。

 

此外,缺乏榜样的后果,是女性对自己的能力缺乏信心。如果女性很少见到领导层中的女性,她们可能会想“或许我就是不合适做领导”、“或许做领导对女性来说,还是太难了”。

而对高位女性无法平衡“工作/生活”的宣传,又进一步加重了女性的焦虑感,担心自己一旦升职,就必须要在工作和生活之间作出非黑即白的选择。

 

②家庭教育影响

 

在家庭中,从孩子小时候开始,家长就倾向于低估女孩的能力,认为女孩更需要被帮助和保护。

和男婴相处时,母亲会更多时间看男婴自顾自玩耍,而和女婴相处时,母亲则会花更多时间拥抱女婴,她们认为女婴更加需要帮助。

此外,在孩子们想要玩耍时,父母会更加估计男孩去自由地探索,而会对女孩叮嘱要“注意安全”。

于是,男孩在不断地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中,对自己的能力更有自信;而女孩则产生一种“世界很危险、我没有能力应对它”的感受,变得更加自我怀疑和焦虑。

能把这么一篇催眠的文章看到这里的,想必一定是遇到了低自尊的问题。那么,下篇文章我们来聊聊如何提升自尊。

Women can do anything they want.

I believe in it.

I hope you do too.

原创文章,作者:777,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mengapp.com/n/9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