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千梦传媒首页
  2. 投稿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存不存在一种极端的可能,杀人会被死者当成一种救赎?”

2008年,香港发生了一起命案。

受害人王嘉梅,16岁。

这个女孩被发现在失踪前长期从事援交,被害后又遭到残忍肢解,有谣传说部分她的骨头被混入街市出售,当时在香港引发很大轰动。

我们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一部影片:《踏血寻梅》。这部影片就是根据这一真实的案件改编而成的,“梅”指的就是女孩的名字。

2015年,它在第35届香港金像奖上,斩获了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编剧、最佳新演员、最佳摄影七项大奖。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在影片开始的十多分钟,三位主要人物就已经全部登场,整件案情也基本交代清楚:

 

“死者王佳梅,一年前移居香港,中三没毕业就退学,在一家模特公司做助理,其实是援交少女,在跟客人发生性行为时遇害。凶手丁子聪,二十九岁,客货车司机,兼职贩卖私烟,案发时第一次见死者,没有积怨,初步怀疑是吸毒导致神志不清而杀人。”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而紧接着,丁子聪就来警局自首,将他的杀人过程全部如实供述:王佳梅说自己想死,而我决定帮她。

 

开始就将案情的过程全部摊开,这不像剧情片展开的常规模式。

因为案情并不是它要探讨的关键,相反,它给所有观看的人,都从一开始就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16岁的少女为什么想死?丁子聪又为何相信?他要为何帮助第一次见面的人去死,不惜把自己变成谋杀犯?

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王佳梅,十六岁,湖南人,因她的妈妈改嫁而移居香港。

刚过去时,妈妈怕她无法融入当地,叮嘱她的姐姐不要和她说家乡话。

虽然她的广东话已经很好,但她在学校里依旧无法很好地和师生融洽相处。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处在青春期的王佳梅有时会很叛逆。

她的妈妈脾气又很大,因此两人常常发生冲突。

佳美一天比一天想要摆脱家庭的束缚。

同时,少女佳梅梦想着成为一名模特。

为此,虽然已经很瘦了,她还是继续坚持节食减肥。

对家庭的不满、在学校的无法融入、被老师讨厌、想要赚钱,她的退学似乎没有让任何人吃惊。

 

退学后,她到一家模特公司做助理,在大街上拉路人填兼职报名表,有时高跟鞋并不方便,她就赤脚在马路上工作。

虽然很辛苦,但赚得还是很少,于是她又到麦当劳做夜班兼职。

在与朋友的一次聊天中,她因对金钱的渴望而走上了援交之路。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丁子聪,二十九岁,一名货车司机。在他年幼时,全家一起出游遭遇了车祸,他的妈妈不幸去世。那以后他就很少和爸爸联系,一直孤僻地蜷缩在逼仄的出租房里,唯独与一名社会上的小混混有些交情。

 

他在工作时,也时常受到货主的冷眼相待。有一次,他想要借用一下厕所,货主却让他“搬完东西赶紧滚。”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丁子聪脾气有些暴躁,有暴力倾向。他在走廊和小混混打架,对着好奇的人大吼,还摔碎酒瓶威胁。他有时还会割腕就着流出来的血自慰。

 

杀人事件发生后,他对罪行却极其冷静。当他听到广播中追捕自己的消息后,他平静地去警察局自首。值班的老警员问他犯了什么事情,他波澜不惊地回答:“我杀了人。”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臧Sir是重案组的负责人。

他是个离婚的男人,女儿跟着前妻一起生活。

他的妻子不满他沉迷于工作,对家庭却疏于照顾,离开了他。

他对这个案件表现出了异常的执着。

 

尽管证据确凿,臧Sir仍不满足于只是判定丁子聪杀人。

他试图弄清事件的来龙去脉。

丁子聪说自己杀人是因为王佳梅说自己想死、请他帮忙;臧Sir觉得这件事值得被深究,于是在督查的警告下依然决定刨根究底。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可以说,臧Sir是个有人情味的人,他收养了丁子聪邻居婆婆的猫。

在调查事件的过程中,他也试图安慰王佳梅的妈妈和姐姐,只是,这种人情味显然没有能够留住他最亲的人。

他总爱在侦查案件过程中拍照留念。

他在案发现场的楼道、在王佳梅一家的住处都留了影。

我不知道他是否是想要记住工作中的每一个细节,也许因为只有工作是他生活中仅存的慰藉。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臧Sir在很多人眼里再好,对家庭仍是辜负。

一如丁子聪是大众眼里的杀手,却可能是少女佳梅眼里的英雄。

 

“想坚强,但会累,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

 

当王佳梅将零零散散的钱倒在首饰店的柜台,她终于有了当初羡慕不已的耳环。

这些钱有些来自她之前的兼职,有些来自援交。

她带着耳环照着镜子,脸上的表情是多么复杂,在喜悦和无奈之间转变。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王佳梅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当一位援交对象隔天打来电话,想要继续交往时,她将对方拒绝了。

走在商场的电梯上,看到在公共场所中拥吻的情侣,她羡慕但也知道不可奢望。

而少女佳梅还是不出意外,犯了那个最庸俗的错误——她爱上了自己的客户。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当这个男人希望她不要再做这一行了,王佳梅这么回答: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事实是,生活中没有花好月圆。

这男人没有说类似“我养你”之类的承诺,而是冷冰冰地来了一句“你可以不这样说话吗”。

更糟糕的是,下一次他将王佳梅约出来的时候,只是为了在自己女友面前证明自己的清白,谎称他们只是打游戏的朋友。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我想死,你可不可以帮我

有时,命运的无奈不是任何一个局外人能够理解的。

佳梅叛逆、爱钱。

但佳梅的亲生父亲在老家湖南独自生活,又爱赌球,生活很不稳定。

王佳梅来到香港后一直挂念着他,时常给他打钱。这个女孩的内心究竟是怎样的?

 

王佳梅与丁子聪在网上认识,开始聊天。

两个陌生人在虚拟的空间对彼此展露了内心。

王佳梅的网络签名是郑秀文的歌词,当丁子聪问到这句话的出处时,她表露了对明星的羡慕——他们能够受人关注、被人喜爱。

她觉得如果自己能变成明星,就“没有人会看到自己是很惨的”。

所以她房间里贴满明星的海报。

 

她当初的梦想是做一位模特,能被更多人看到。

而她离梦想最近的时候,是她为政府拍了一次防家暴的公益广告。

她被挂在地铁站中,被来来往往的人看到——只是她在广告中被化妆成了家暴受害者的模样,面目全非,完全看不出她少女的容颜。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他们聊起若是投胎想做什么,聊起是否怕死。

王佳梅说,自己不怕死,“因为活着会痛,活着会恨,活着就要每天想着怎样活得更好。我很想坚强,但是会累,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不知不觉,他们聊到了天亮,王佳梅怀着无望说,“天又亮了,证明这世界还是在继续。” 

这世界不会在乎她的痛苦,世界始终会毫不留情地继续,哪怕是从她身上碾轧过去。

而就在这一天,王佳梅和丁子聪相约见面。

他们吸食了一些毒品,随后发生了性关系。

做爱的过程中,王佳梅突然情绪激动地说,“我很想死”。

丁子聪在短暂的惊诧过后,平静地说,“我帮你”。

杀人毕竟是困难的。

当丁子聪看到王佳梅因为窒息而扭曲的脸,还是惊吓地松了手。

王佳梅却没有死里逃生的喜悦。

相反,她有些奇怪地问丁子聪,“怎么了?”少女在男人的手上落下轻轻一吻,然后再次拉向自己的脖子。

这一次,丁子聪没有再犹豫。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我讨厌人,我不希望我喜欢的王佳梅是人”

 

臧Sir一直都想知道,这样的事,究竟为什么会发生。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他看到墙上有一张年轻女子的照片,便去调查丁子聪和她的关系。

他还调查了丁子聪的早年经历,找到他的爸爸,拜访了对他们家庭遭遇有了解的精神科医生。

精神科医生有个假设:因早年丧母,对女性缺乏信任,加之糟糕的感情经历,使得他仇恨女性。

结果,丁子聪对此不以为然,说他根本不讨厌女人。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那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呢?

或许我们能从他们的聊天中了解到一些。

比如,当王佳梅问丁子聪如果投胎想做什么时,丁子聪说:“没想过,反正不想做人,做人很无聊。”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臧Sir和丁子聪的谈话不断深入,气氛变得十分紧张。丁子聪最后说出了自己心底的原因。

 

援交少女谋杀事件《踏雪寻梅》

王佳梅死后,丁子聪把她的尸体肢解,但在那之前,他把少女的面皮剥了下来。

也许是为了感受到更加亲近的距离,进入到对方皮肤和脸面之后的亲密无间。

也许是一种纪念,虽然与死亡有染,这仍然可算是发生在丁子聪身上的事中还算有温情的一件了。

臧Sir在两年后又去拜访王佳梅的家人,她的妈妈已经足够释然,姐姐也有了孩子。

王佳梅被害所带来的阴影正在逐渐散去,至少表面如此。

而她的照片还挂在墙上,保持着青春不老的笑容。

 

王佳梅身上有一种可能是病态的敏锐。

当丁子聪在见面后说出我喜欢你时,女孩只是淡淡地说“这么肉麻”。

我总觉得她在那时,甚至在更早,在她敏锐地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有着和自己一样的接近死亡的气息之后,就已经知道自己可以“利用”这份喜欢,“利用”这个男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你可以叫它死亡,也可以叫它解脱。

 

王佳梅并不喜欢丁子聪。

她甚至是有些自私地提出了她的请求。

她知道他们是一种人:亡命之徒。

生活中那些真正的亡命之徒,和电影里帅气的主角们是截然不同的。

他们往往毫不显眼,日复一日承受着绝望和更多的绝望。

一张最庸俗的脸,就是那些亡命之徒的样子。

 

在下定决心掐死王佳梅的那一刻,我不知道丁子聪的心里会不会升起几分英雄气概来,又或者他也是自私的。

他想要的是占有,“我不想她是人”,然后占有她的面容。

 

在带来死亡的性爱发生之前,女孩为丁子聪读了几句圣经。

主在影片这个时刻的出现,既复杂,又讽刺。

圣洁的与下贱的,带来拯救的与即将谋杀的。

 

存不存在一种极端的可能,杀人会被死者当成一种救赎?

原创文章,作者:777,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mengapp.com/n/5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