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千梦传媒首页
  2. 投稿

听专家扯什么把退休金与疫苗挂钩,不如看看欧美日的经历

很多人问我某专家的言论怎么看,这个专家说,为了鼓励老年人打疫苗,最好的办法是把他们的退休金和疫苗挂钩。

意思就是说,如果你不打疫苗,那么你的退休金如何如何。

话音刚落,就被网上骂了个遍,这个我们就不跟风了。

因为你想通两个点就行了。

1、让老年人打疫苗本身绝对不是为了免疫屏障,而是为了老年人自身。

疫苗这东西几乎不怎么防病毒,已经是常识了。这个主要是因为疫苗都是根据过去的病毒开发的, 无论是原始毒株还是德尔塔。

当疫苗进入到奥密克戎的阶段,这病毒实际上是专门针对免疫去的。

就是说你有免疫你有抗体,它也专逮着你上。

人类上一次指望打疫苗建立免疫屏障还是去年,是英国人指望这么做。如果一直是德尔塔,这事儿兴许就做成了。

但遗憾的是,奥密克戎来了。所以没用。

那么疫苗的作用体现在哪里?体现在防重症以及降低死亡率。

所以让老年人打疫苗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老年人自身的安全,为了降低老年人的患病死亡率,和整体的屏障已经没啥关系了。

2、老年人并不创造财富。

我们要想明白一个事实,无论你承认亦或者不承认,你都应该清楚,老年人是不创造财富的。

人类社会走到今天,对于不创造财富的人,想办法千方百计的哄着你都要让你的死亡率下降,这是人性的体现。

这说明我们人类超脱了利益,你没有利用价值了,还是想尽一切办法都希望你长命百岁,这不是善是什么呢?

我不愿意跟风骂就是这个原因,因为说到底,打疫苗是为了老年人自身的利益,是宁肯牺牲集体利益都为了老年人自身利益的一件事。

但是,即便是这样一件事,你也不能强迫。

这是这个专家最大的错误。

人的尊严是大于生命的,尤其是老人。

对于一个孩子,你可以某种程度上强迫他,只要你能证明自己是为了他的利益。

为什么?因为他的日子还长着呢,他如果今年1岁,后面也许还有99年。

你强迫他或许践踏了他的尊严,可是如果能换99年,值呀。

反过来,我问你,一个99岁的老年人,他还有多少日子?

也许只有1年,也许只有1天。

你要挽救他的1年是你的善,可是如果你为了挽救这1年就置他的尊严于不顾,那对他而言,是不划算的。

我们所有人都会老,我们自己想一想,等自己99岁的时候,还愿不愿意为了多活1年损失尊严?

值么?对这把岁数的自己,值么?

所以劝说老年人打疫苗可以,但是把这事儿和退休金挂钩,那是一种不尊重人的体现。

尤其是老人,他都已经到了要盖棺定论的时候了,他很在乎尊重,甚至超越了那点残存的寿命。

我觉得,既然放开了,很多所谓的专家,就不应该还站在过去的老思路里走不开。

你应该去看看那些更有经验的,或者说已经被别人踩过的坑是怎样的。

比如我前面说的免疫失败的那个案例,就是英国人踩过的坑。

我们有很多专家给出的数据都是老的,或者说是基于三年前我们应对第一代毒株的经验。

你看下欧美日走过的路,会发现那可能对我们今后更有帮助,因为此后我们要面对的和他们是一样的。

首先就比如复阳这件事,我们老说复阳率极低极低,很多时候都是基于第一代原始毒株的经验。

但是国外的疫情已经好几轮了,光今年欧美日的高峰都好几轮了。

按照他们的经验,此前原始毒株,德尔塔的复阳率是很低很低,但是自从奥密克戎开始,游戏发生了质变。

所谓奥密克戎并不是指一种毒株,而是指上百种毒株,这些都叫做奥密克戎。

你比如北京和广州的都不同,而且现在去看日本,美国,又有很多新版,是比北京,广州经历的更新版本的。

这话的意思就是告诉你,北京,广州经历过的,日本,美国早就经历过,然后人家又开始下一代产品了。低王重阳是指针对同代产品,并不是指针对跨代产品。

来一代产品他们来一波高潮,这就是为什么说奥密克戎有一百多个版本。

同一个产品内部复阳率是极低极低,问题是,升级新产品之后呢?

所以如果你参考国外的经验,会发现这东西真的像流感,流感的特点就是变化快,人类花了上百年都无法锁定它,你一锁定,它就升级。

那么奥密克戎对欧美日的主要影响是什么方面?还不是医疗领域,而是供应链领域。

这个话题我们聊了快一年,始终在聊别人,现在可能部分读者已经有感觉了。

你发现快递有延迟,你发现有时候外卖叫不到了。

你可能觉得这是暂时的现象,可是在欧美日,他们已经经历了一年多。

这就是我们十几个月前开始讨论的话题,我一直在说,美国的通胀不是靠加息能解决的,因为是供应链紊乱引起。

而供应链紊乱实际上是疫情问题的体现。

发烧这个事情你不是光看致死率低不低的事儿,你要看这件事对于劳动者,尤其是体力劳动者的影响。

如果一个病的周期是七天,白领可以一边发烧一边上网,反正家里也是上网,公司也是上网,只要吃了退烧药,坚持坚持都能工作。

可是工人呢?

工人难道可以一边发烧一边开挖掘机么?

而劳动协作这件事是遍及所有行业的,并不是说只发生在白领当中。一个写驱动的码农不提交,写应用的就得DELAY,流水线上的工人更是如此。

美国只要有一成的工人阶段性的请假,就会影响三四成的工作。

理解这意思吗?如果10个一组,轮流请假,剩下的9个人是没有办法发挥9成工作的,他们能发挥的也许只有6成,也许还不到。

这就叫供应链紊乱。

你又不可能因为担心某个人请假,就把每个岗位都雇双份,每个人背后都跟一个备份,这是做不到的。

那么最后就会体现为通胀。说白了就是因为不停的有人请假干扰了供应链的正常秩序,从而导致效率大幅度下降。

这才是我们最应该担心的问题,也是我们最急需解决的问题。因为我们作为全产业链的国家,我们的制造业工人是非常多的,我们的物流是非常发达的。

正因为如此,正因为我们有太多蓝领,一旦放开,我们更要想方设法地去解决一波波疫情对供应链的冲击。

这不是光靠某几个医院暂时说大家顶一顶,发烧上班能顶过去的。你能顶三个月,接下来呢?

医生可以顶一顶,并不是所有行业的工人,包括送快递的,开卡车的都会自觉自愿地顶。

可是高度配合的,高度协调的产业链,需要每个人好整以暇地待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如果说年前最大的压力来自于一二线城市的这些青壮年回流乡镇后对当地的老人和医疗的冲击;那么年后最大的压力,就来自于这里。

这是我们一定要克服,一定要找出解决办法的难题。

原创文章,作者:777,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mengapp.com/n/12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